礼帽里的兔子

【长评】给陈老师的星辰

至陈老师。@陈情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我一直特别特别喜欢这句诗,陈老师用得简直戳到我心坎里去了。没有你的世界是多么萧索荒芜啊,这形容失去叶修之后的小周真的再合适不过。

全文格外喜欢两个地方。
一个是周叶重逢时,小周敬的三杯酒。叶修是他的开始,自被救起那天他如同重获新生。叶修是他的成长,少年又一次被丢下独自一人却是磨练得坚韧锋利。叶修是他的初心,小周风霜里走过,却是始终不忘他从少年时代就心心念念的爱恋。
埋在土下酿了好几年的,不仅仅是酒,恐怕还有爱恋吧。
我想,失去叶修的小周,他眼中的世界会不会终年下着皑皑大雪呢?他爱的人不存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了,哪怕王座的雍容,世间的铺天繁荣也照不进他眼里。唯有吞噬一切的空白,和形单影只的自己。

我觉得,当上皇帝的小周有种危险的英俊。可在他淡漠外表下,他跳动心脏里装满了一个人,他的全部欢喜全部任性都为之牵动。
太过喜欢,因而心碎。

第二个地方是叶修回到原本的身体。
一声呼唤,一夜之秋的战矛便至。
唯有漫天炮火权当礼炮,配得上巅峰斗神的归来。
【太燃了嗷嗷嗷!!!看到这里忍不住跑去安利基友了。燃得我头皮发麻。】

叶修说,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不要哭,不要葬礼,不要坟墓。忘了我吧。

怎么可能忘记啊。若要让周泽楷忘记你,不如让他忘记自己来得简单。

还有就是陈老师写的AA。
可以有强壮的身体,优秀的才能,成为恋人所向无敌莫利刃。得以并肩俯瞰江山,一同披荆斩棘,交出忠诚,交出生命。真是至高的浪漫啊!

超喜欢星际paro,陈老师的AA又突然戳中了萌点,真的燃的我不要不要的。

最后吹一波,皇帝周和将军叶真的宇宙无敌噼里啪啦回旋爆炸苏!!!!【昏迷

谢谢陈老师写了这么这么棒的周叶,天地间唯他们彼此!
向陈老师比心!!●v●

人生第一次入本,番外超可爱!@渣子

【周叶】请问您今天也要来点狐狸吗?
(上)
————道士周×狐妖叶

*私设多
*道士相关设定瞎编
*小甜饼
*生贺点文

01.
      
       夏天滑过一弯弧,剩一撮尾巴。
     
       “听说三楼a班晚上又闹鬼啦!”
       “嗯?”
       “桌椅全数混乱,垃圾柜里的扫帚都摔出来了呢。”
        “恶作剧吧……”少女心不在焉,余光瞄到坐在斜前桌子的青年。
        “可是谁大半夜的跑回学校折腾呀,也太费心机了吧。”
        “唔……”

        斜前桌子的青年生着张倾倒众生的俏脸,乌黑碎发下的眼瞳更是如晨光般柔和而明亮。
        少女正望着他出神。
        谁知青年霍然站起,直直向她们走来。

         “闹鬼的事,详细说说?”青年垂眸望着少女与她的同伴。
         少女望着他发愣,过了一会脸上的热度才提醒她回过神来。

        “a班最近听说经常发生怪事。两周前窗外的树枝竟然全折了,那天夜里可没什么大风。再说了,要折树枝的风,总得要是台风那种级别吧。”同伴替少女回答道。

        “还有?”

        “嗯……三天前讲台前躺着三只死掉的猫,身上根本没有伤口,可就是没有气息了。”

        “啊,说起来最近学校里有好多倒下的小动物。松鼠小鸟啊之类的……”

        “咦?我没注意到啊。”

        “可我……最近走到哪都经常看啊……”少女似乎有些胆怯了。

        青年沉默。然后他似乎思索了片刻,从口袋里掏出两把水果糖,分别放在两位少女桌前。

        “谢谢。”青年转身离去。

        门口的风铃叮咚响了一阵后安静了,少女们面面相觑。

        “情报费?”
        “唔………”
        “你说,那人难不成喜欢听鬼故事?”
        “谁知道………”
        她们的絮絮低语消逝在云团的边缘,夏末的天空也缓缓暗了下去。



02.

        天彻底黑掉了,周泽楷拔出绑在腰间的枪,朝地面扣下扳机。枪口似乎喷出了一阵气流推着他飘然而上,无声地越过了砖瓦围墙,落在草地上。

        周泽楷往教学楼走去,踏上楼梯直奔三楼。走廊静悄悄地,只余被风撩动的树叶在作响。
        周泽楷摸到a班门口,手指抚上扳机。   
        扬腿。
        门轰然倒下。

        “啊!”尖叫声响起。
        班里显然有人,坐在位子上的人一身校服显然是学校里的学生。
      
        “你……你是谁?!”女学生声音颤抖。
        周泽楷皱眉,“危险,快回去。”

        学生怔怔地望着他。
        周泽楷朝前走,想着先带她离开。周泽楷走了几步,心却忽而突突地跳起来,他突然顿住。
       
       不对。有什么地方不对。
       骤然拔枪!子弹瞬间就铺天盖地地朝座位上的学猛扑过去。仔细看来,每颗子弹都泛着荧荧光芒。这些子弹赫然是纯净的灵力凝成的,对人类毫无伤害,对充斥邪念的妖魔却是剧毒。

        门窗是锁的,这么晚的时间显然也不存在回校的理由。学生在教室的不合理性十分明显,而周泽楷却没有意识到。

        因为气息。学生身上一丝妖怪的气息也没有。

        气息难以察觉的妖怪有两种,一种是修为低因为微弱而难以察觉,而在优秀的道士面前,难以察觉的微弱气息显然不是什么分辨出妖怪的障碍。而另一种,则是修为极深,可以完全控制自己的气息,甚至可以做到完全令人无法察觉,与普通人类无异。而装作学生的这位,显然是后者。若不是对方在周泽楷靠近的瞬间不知为何露出的微弱破绽,周泽楷恐怕也要被骗过去。
        虽是细微的一点,却也足够周泽楷判定了。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拔枪。
       
        位子上的学生却忽而轻笑起来,身子轻盈地跃起,灵活地在周泽楷射出的子弹间穿梭着。

        不想周泽楷左手一握,竟抽出另一把枪来,子弹倾泻而出,将化作学生的妖怪逼至墙角,又一波子弹泛着凛凛寒光向她逼去。

        本该是末路,妖怪却笑意不减。人类的外表猛然间褪去。月光此时忽而照亮了妖怪的脸。

        周泽楷看清了,那是一张清秀无比的脸,乌黑细发,清亮眼眸。连嘴角笑意也如春风一般。
        这美丽妖怪发顶赫然是一双毛绒的狐狸耳朵。雪白的长尾垂至脚边。

         对方右手虚握,手中化出一柄油纸伞来,伞柄一撑,竟将凌厉的子弹挡下了。

         这等修为,明显的特征,纯净得丝毫不带执念的气息,显然是妖怪高贵种族中的一种。
        狐妖!

        周泽楷愣住,对方这等强大的妖怪怎么也不像是会来学校恶作剧又吸食阳气的小妖。
   
         “你是谁?”
         “你的友军!”对方严肃道。
         “?”

【拯救人类正义的伙伴宇宙无敌职业道士精英群】
        

    
      【逢山鬼泣】:是我的错觉吗,我怎么觉得群名越来越长了。
     
      【沐雨橙风】:+1。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我忘了件很重要的事情!!!

      【逢山鬼泣】:修改群名?
 
      【夜雨声烦】:呸呸呸!!我忘了告诉周泽楷在H市跟他接头的君莫笑是妖怪了!!!!靠靠靠靠靠靠!!
        
      【寒烟柔】:队长吃完晚饭就出去了,说去给头一次来H市的道士一个惊喜。

      【夜雨声烦】:………………

      【沐雨橙风】:点蜡。
  
      【风城烟雨】:点蜡。

      【海无量】:点蜡。

      【鬼刻】:点蜡。

      【百花缭乱】:只有我在意周泽楷居然不知道叶修是妖怪吗?

      【无浪】:………我以为叶修前辈告诉过小周了……

     【沐雨橙风】:没有哟。
 
     【无浪】:………

       周泽楷又是一愣,只见角落里的妖怪开口道:“我是叶修。”
        “……叶修……前辈?”
        “嗯。”
        “……”周泽楷万万没想到一直指导自己的优秀前辈居然不是人类,更甚者,居然是妖怪中如此高贵的一种。
        “抱歉。吓着你了吧,本想逗新来的同事玩玩。前些日子在学校捣乱那几只小家伙,我刚刚就扔出去了。”

        周泽楷默默地将手枪收回枪套,角落里的叶修却突然动了。人影一晃,叶修一瞬便在周泽楷的视野里消失了。周泽楷心下忽然一紧,仍虚扶在手枪上的手指一收,枪口就要指向身后。

        后背却蓦地传来柔软的触感,一只手臂从后往前环住周泽楷的腰,另一只手落在他的面颊轻轻抚摸着。

        “终于……找到你了。”叶修的充斥着怀恋声音轻轻略过他的耳际,如同绻缱情话。

        周泽楷忘了挣开他,心跳地不收控制另他自己也感到慌张。
    
        周泽楷对引导自己帮助自己的前辈无疑心存好感,而这好感却与情爱无关,多是感激与尊敬。
        而现在这位前辈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眼前,彼此靠近得呼吸交融。
        对方语气里的深情他听得真切。周泽楷却丝毫没觉得厌恶。

        相反,他竟欣喜。
        如同他在很久以前就等待这次相遇,如同他在很久以前就对叶修思之如狂。

        两人如此沉默了一阵,然后叶修先动了。
      
        “咳……小周啊……那什么,晚饭吃了没?”
        “没……”
        “走,哥带你去吃顿好的。”
        “嗯。”
        叶修望着他明眸碎发,一如记忆里好看,心里又开始发痒了。

        于是他忍不住亲了亲周泽楷的脸颊,这才转身离开教室。

        周泽楷同他红透的耳根一起沉默。

     

03.

        如同人类形形色色,妖怪也各有不同。除却种类,心性也是多种多样。
        高贵的几种妖怪皆是身为妖怪始祖的几族。除了血统纯净,不依赖吸食人类的阳气就可独自存活,心性更是有几分独有的高傲,不屑杀害凡人,更不屑以歪门邪道提高修为,因而灵气纯净,与因为执念或怨恨而游荡世间的鬼怪完全不同。
 
        而这些种族多少也承担了管理众妖的责任。包括防止心性邪恶的妖怪肆意妄为,滥杀性命之类。

        这类初衷倒是同道士的责任毫不冲突了。于是这些妖怪多少有一些会同道士组织一同行动,发现恶妖,能超度者超度,不能者杀。

        道士组织在各地都有分队,各分队任一人为分队队长。
       
        叶修是H市道士组织的分队队长,精英组代号君莫笑。

【拯救人类正义的伙伴宇宙无敌职业道士精英群】

      【夜雨声烦】:@一枪穿云。到了吗到了吗到了吗。

      【君莫笑】:他到了。刚开头小周好像还想着要降服我,真是可爱。

      【一枪穿云】:…前辈……

      【夜雨声烦】:是我对不住你下次你来G市我请你吃小笼包烧卖虾饺。老叶没把你怎么样吧看你细皮嫩肉的真担心他把你吃了

      【君莫笑】:呵,哥品格如此高尚怎么会做这种无耻的事。

      【夜雨声烦】:我去!!!!!老叶你要脸吗要脸吗要脸吗!!!

       
        叶修操作鼠标,熟练的关掉群聊,退出qq,彻底断绝了继续被黄少天骚扰的全部可能。

        周泽楷握着手机坐在床沿,整个人都有些局促。

        “小周,你要么先去洗澡?抱歉啊,房间有点小。”叶修仿佛一眼就看穿了他。

        “好……”周泽楷转身出去了。
     
        叶修等他走出房门,身子一松,像是脱力一般靠在椅背上。
       
        千岁万年,不想这一次。还是你先来到我身边啊,小周……
      
       
        周泽楷洗过澡,推开门进房就看见叶修撑着脑袋望向窗外发呆。
       
        “前辈。”
        “……嗯?”叶修回神。
        “去洗?”
        “好。”

        刚洗过澡,周泽楷身上浮着沐浴液的香气。
        叶修准备同他错身而过,却看见他潮湿发尾上的水珠滑过细白皮肤。只觉得口干舌燥。

        头一低就想去啃周泽楷的锁骨。
        谁知周泽楷竟然直接精准地捏住他的下巴张嘴直接吻了他。
        叶修惊讶了。

        对方的舌头堪堪蹭过他的牙关,似乎出于害羞又缩了回去。
        叶修被这一拔撩,腿都要软了。尾巴和耳朵更是不受控制,纷纷冒了出来。他迅速地化被动为主动,手臂用力就把周泽楷怼在墙上,舌尖卷进周泽楷的口腔,然后轻轻允他的舌头。
        周泽楷一手揽住他,另一手开始不规矩地往叶修腰上摸。津液交换,发出情色声响,两个人情迷意乱。
        叶修的尾巴尖蹭到周泽楷的脚踝,细微的痒意似乎也拂到了他心里。

        周泽楷弯臂把叶修捞到床上,屈膝顶到他腿间。
        叶修身子犯软,对方指尖触过的地方都在他皮肤下带起一阵电流。衣摆被卷起,堆在上半身。周泽楷还在他嘴唇上流连忘返,反复舔允着,像是在吃什么甜香的软糖。
        然后周泽楷探身就去亲他发顶的毛耳朵。

        “唔!小周………别………”
        叶修禁不住喘息,尾巴不安分地在床单上来回摆动。
        正到动情处。
        门把一旋,门开了。
       
        “哟!老叶,新来的到啦?”魏琛推门而入。

        六目对望,相顾无言。
        “我去!老叶你你你!这就对新来的下手了!老牛吃嫩草要脸吗你!”魏琛突然爆发。

         “进来的真不是时候。”叶修冷漠。

         叶修翻身从床上爬起来,“老魏你等着,回头哥就把你藏烟的地方供出去给老板娘。”
       
        “谁怕你!大不了老夫买新的!”魏琛哼哼。

        周泽楷尴尬,望着魏琛有点语塞。好一会憋出一句,“前辈……好……”

        “小周好啊。听闻你枪使的贼溜,回头也给老夫见识见识。”魏琛十分亲切。

        “好。”周泽楷乖巧。
        “啧啧,小周你可别当真啊。老魏的话听过就算了。”
        周泽楷转头去望他,正撞见对方一脸若无其事。
        狐妖道行千年,脸皮的厚度想必也不一般。

        不一会,外出的分队成员们纷纷归来,同周泽楷打过招呼后也都回各自的房间了。
        陈果带周泽楷去空出的房里安顿下来,今天的一切才总算是了结。

        翌日,他们又要投入到工作中。为一年一度的百鬼夜行做最后准备。



04.

         叶修是只闲散自由的狐妖,对管理其他妖怪,助人消灾一类事情没太大责任感。
        他常年四处旅游,偶有遇到遭恶妖残害的人类固然出手相助。但若要让他为了救人而四处奔波,就不大可能了。

        因而道士组织来招揽他的时候,叶修自然没同意入伙。
        救助世人一类说辞显然说服不了叶修,于是组织思念一转便对叶修说,你在人间如有什么需要,在我们能力范围内的,绝无二话。
        道士组织如今发展得愈发强盛,势力范围遍布各地。这个承诺的确也是有分量的。

        叶修思考,然后说道:“既然你们人多力广,那便帮我找一个人。
        “什么人?”
       叶修微笑, “我未过门的媳妇儿。”
        “……”
        “我曾在他身体里留下过灵力,想必与普通人不同,容易分辨。”
  
        组织答应。
        转眼十几年过去,黄少天从初出茅庐的小鬼成长为一代剑圣。本体为青龙的妖怪喻文州接替魏琛成为蓝雨分队队长。轮回分队引入灵力极佳的新人周泽楷,成长飞速,手持双枪碎霜与荒火另恶妖们闻风丧胆。近年封号枪王。
        周泽楷不是普通人,自身强大的灵力正巧对叶修留下的那点起了遮掩效果。更何况,枪王大大怎么想都和叶修未过门的媳妇八竿子打不着。
        于是谁也没留心。

        这出乌龙直到组织进行百鬼夜行工作分配。冥界的开口这回在H市附近,组织担心人手不足,遣派周泽楷前去欣兴分队助阵。

        叶修终于找到了媳妇,心情万分愉快。美滋滋地从手中化出一根烟点上,尾巴都快翘起来了。

        “叶修!别在那偷懒,快给我干活!”陈果吆喝他。
        “早说了哥不适合这种精细活。”叶修毫无干劲地蹲下身去继续补充结界。

        叶修这话自然是玩笑。为妖千年,叶修不仅修为深,战斗力彪悍。在结界的研究上更是有很深造诣,如今不少道士使用的结界,研发者都是叶修。

        百鬼夜行正是全年冥府大门敞开的时期,对人类极为危险。
        为防止妖魔鬼怪溜进人类的住宅,肆意袭击人类。每年组织都会提前让各地的分队对全城人类的住宅布置结界。

        当日,政府会禁止所有人夜晚外出,以保安全。
        若有十分强大的妖怪,结界应付起来勉强。以防万一则要由道士祛除。
        绝大多数人类察觉不到妖怪的存在。
        有关百鬼夜行的避难通知,也需要与组织有沟通的政府部门另寻理由发布。

        而,在这鲜为人知的世界里,有一群人与妖怪在为了普通人的安危长长久久地努力着。
        他们的努力无人知晓,可能够窥见妖怪世界的他们,早也无法同普通人一样生活下去了。
        于是能看见妖怪的的一部分人成为道士,与形形色色的在这个阴阳的夹缝间得以邂逅。

       
        叶修的指尖旋过瓷砖最后的一点边角,浅蓝色的光纹隐隐浮现,转眼又沉下去。

        “前辈。”周泽楷唤他。
        “怎么?”
        “前辈一直,在找我?”

        问题来的突兀,叶修回过身。正撞上周泽楷映着光屑,温亮温亮的眼眸。

         “对。他们告诉你啦?”
         “为什么?”
         “因为我找你报恩来了。”
         周泽楷疑惑。
       
         “以前,你救过我的命。”叶修语气平淡,指尖又化出烟斗,慢条斯理地吸了一口。

         周泽楷呆望着叶修,只觉得他抽烟的样子极为优雅好看。
         至于他何时救过叶修,却无论如何也回想不起来。

         “记不得也没关系,”叶修轻笑,“我记得就行了嘛。你还欠我个诺言呢。”
         “什么?”
         “嫁予我,为妻。”叶修的翩长如蝶的手指,抵上周泽楷的心口。
       
        周泽楷的脸染上薄红。
        叶修的语气听不出真假,唯独最后一句情深无比,怎么听都像是真有此事。

        周泽楷也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何时就把自己给嫁了。

        “小周,你考虑考虑呗?哥决不亏待你。”
        “……”周泽楷沉默,唯有烧红的脸替他作答。

TBC.

@渣子 您的狐狸精叶与道士周已到货,请查收。祝生日快乐!٩(ˊᗜˋ*)و

【兔子出品 维勇】炸猪排饭与你

       
        维克托忽然发觉自己对炸猪排饭的嫉妒。
        唯有在吃炸猪排饭的时候,勇利会将注意力全然从自己身上移开。
        比如现在。
    
        对方埋下自己毛绒绒的漆黑脑袋,专心致志地一勺接一勺。尽情地咀嚼着厚实的肉块,时不时将淋好咖喱汁的米饭送进嘴里。
        嘴巴一直塞得鼓鼓的。

        啊……真像一只松鼠。
        不愧是我的勇利,真是可爱。

        不对……

        “勇利。”
        “嗯?”早已忘记维克托存在的勇利有些迟疑地抬起头来。

        “你的嘴角粘了饭米哦。”

        “咦?是吗……”勇利想要抬手抹掉。

        维克托就势将身子探过了大半张桌子。

        发丝极其自然地纠缠在一起,呼吸彼此可闻。
        维克托闻到了勇利身上极浅的苹果花的香气。清爽而干净的,偏偏引人沉醉。

        维克托将嘴唇移向勇利嘴角的饭米。轻轻含了起来。

        他看见青年脸上晕染开的玫瑰色黎明般的色彩。

        嘴唇相触。
        维克托感觉到对方略有些干裂的唇皮,除那之外全都是令人融化般的柔软。

        维克托的心情奇妙的好了起来。
        他轻柔的移开嘴唇,观察起恋人害羞的神情。
       
        然后他在恋人的眼眸里看见了四月柔软如水的春意,和一脸傻笑的自己。

        ps:吃猪排饭时的秘制脑洞。脑子里回想着维尼的那句“这是神的食物吗?”
        啊……今天又是沉迷俄罗斯老天使的一天【不

        
      
       
      
       

       

【兔子出品 生贺】雪

————致我最爱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我们依据无数太阳的运转来测定时间,
        他们以他们口袋里的小小机器来测定时间。
        那么请告诉我,
        我们要如何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相会呢?
       
       

-
       
        维克托到达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宽大玻璃外的长谷津已全然一副熟睡的模样。 寒冬的空气如冷绸般触碰他的鼻翼,因为期待而隐隐加速的心跳却又烧热了他的皮肤。
       
        “维克托!”一双手从后背环到腰前,那股维克托极为中意的气味占据了他的嗅觉。
    
        “勇利这么想念我,真是开心呢。”
         对方一下子如同受惊的鹿一般打算抽回手,却又被牢牢握住了。
       
       “维克托到的比想象要早......”喜悦流露于表。
     
       “这次航班没有拖延太久,而且我可是拼命地想快点见到勇利哦。”
       
        绯红色惯例地蔓延至勇利隐于黑发下的耳朵。维克托心情极好地了吻对方色泽温暖的耳垂。

        “其实......有一个地方想要带维克托去。”
        “立刻?”
        “嗯。”
       
    
        他们乘上唯一一趟夜班的巴士,穿过如夜晚的萤虫般散落的微弱灯火,经过他们曾经日复一日停留的冰场。人烟逐渐变得稀少,巴士一个转弯,扑面而来的空旷竟然如潮水般盛大。
      
        公路一点点悬高,城市匍匐在他们脚下。夜火如组装失败的星辰浮在半空,月亮却被拉得高远。冬风如鱼得水,世界却在摇摇欲坠。
        维克托有些惊喜的睁大眼。
       
        “我还没有来过这里呢。”
   
       “嗯,毕竟这边算是比较荒废了。一般来的人也少。”
     
       “勇利是想带我来看这里的景色吗?”
        
       “不是的,下了车还要走一小段。”
      
       
        水塔如拔地而起的巨树耸立在两人面前,依稀看见它遥遥顶端上缀满的星辰。
      
       “我们要爬上去?”
     
       “嗯。不过比较危险就是了。”
     
        维克托在黑暗里向勇利撇出一个轻松的笑容。
        他们踏着纤细又坚固地钢铁不紧不慢地向上爬,四下安静的只有风吟。维克托看着勇利的背影开始出神。
      
        距离他们上次见面几乎已经过了半年之久,勇利退役后意外地没有胖上太多,想必依旧坚持锻炼。
        头发大概没有好好修剪已经有些长了,同自己说话的时候却透过盖住眼眉的碎发,一如既往地用那双有着纯粹而寂静的热度的眼眸专注地凝视自己。
        每每这样,维克托就极度地想要吻他。
       
      
        他们爬过了一半的高度,灯火愈发细小却变得繁杂闪烁,高度在冲击他们的心脏却又催促他们继续。
      
        维克托看向勇利摇摇晃晃地围巾尾巴。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来长谷津的时候,异样的兴奋及新鲜感贯穿他的五官。异国的人们,不合时节的寡淡细雪,就连地铁规律的轰鸣也形同喜庆的炮响。
        他迫不及待地从束缚着自己的枷锁中逃跑,远远地打算将乏味及惶恐抛在身后。       
        一路的滑冰生涯,接踵而来的胜利让他失去了大半兴致,不断地寻求新意之后的漫漫乏味悄然而至。
       
        然后那时的维克托一眼看见了那个被转载无数的视频。
        
        那天晚上脆弱的仿佛一碰就要碎的青年,却在自己的笑容前果决的转身离去。
       
        奇妙的青年。
        如同玻璃,如同烈火,如同霜雪,又如同绝不言弃的战士。

        屏幕里的青年一副显而易见的落寞表情,身上的动作却毫不马虎。真实无比的情感充斥他的四肢,每个动作都如同火焰一般自然地迸射而出。
        他的表演里既无追求高超的技巧,也无刻意地寻求耳目一新。
        只是比任何人都简单地滑着而已。
        纯粹地纯粹地倾诉自己无处可去的爱意。
      
        那样的他,就如同花样滑冰本身。

        维克托感到心脏微微地刺痛起来,他快要记不清这种感觉了。似乎曾经他第一次登上那个洒满喝彩灯光的领奖台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感觉。
 
       那种单纯而新鲜的快乐。
       
   
       “如果我斗舞赢了的话,你就会来当我教练的吧。”
       维克托蓦地想起这句话。
       酒醉以后的青年用那双被酒精燃得清澈的眼眸毫不掩饰地凝视自己。
      
        那是维克托第一次认真看勇利的眼睛。
   
        对方的双臂牢牢缠在自己的腰上,隔着衣料依旧感觉得到热度。
       维克托莫名地明白了,那天晚上遍体凌伤的勇利任凭失败的疼痛和酒精的辛辣烧灼自己的血骨。
       然后用他最真实的唇舌对自己说。
       “来当我的教练吧。”
      
       “我答应你。”维克托望着已经有些发烫的手机屏幕兀自露出了一个柔软的笑意来。
        这个迟来的回答,我就用行动来回应你吧。
       
      
        两人总算是爬上了塔的顶端,空广的天宇拉扯着他们的思绪。脚下的长谷津以从未示人的形态铺展在他们眼前。
   
        维克托看见海浪来来去去温柔地抚弄着城市的边缘。灯火在茫茫大海中集成一股,仿佛从远古就如此。
       雪适时地落了下来,世界更加安静了,就连海鸣声也变得微弱。
     
       比起惊艳,更多的,是整个世界浑然一体的温柔。
       维克托舒服地闭上眼。

      “生日快乐。”一直一言不发的勇利忽而开口。
   
      维克托转过身来望着他。

     “你......喜欢吗?”一如既往地有些怯懦。
 
     维克托又一次凝视勇利那双他爱极了的眸子。
     然后深深地用力地吻他。
     
     勇利显然愣了几秒,然后环住维克托的脖颈,不服输地回应着。
    
  
     “太喜欢了,谢谢你。”
     声音和雪花一同落上两个人的鬓角。

    
        Ps:*节选自纪伯伦的《沙与沫》,自己略有改动。
      
        唔...长谷津的夜景其实是自己想要送给维尼的礼物,看到那么温和地景色想必会蛮开心吧。【然而自己并没有去过长谷津。因此借勇利之手送了出去,当然如果是勇利送的话维尼会更加开心吧。
        感谢久保老师让我们遇到这么美好的维勇。
        最后,祝维克托生日快乐及圣诞快乐。
        诸位圣诞快乐,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兔子出品 维勇】君名梗

    

————课间的秘制脑洞

    
      “你怎么哭了?”勇利眼前有着孔雀羽毛般的蓝眼的青年问他。
      
      “我不知道……”
      
       我一定曾经失去了什么决不能失去的东西,而如今我却将它忘记。这样的落差让我的心空空如也。
 
      “你的名字……是?”青年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地向勇利询问。
     
      勇利忽而觉得悬空许久双脚终于归于大地,就仿佛他在宇宙形成的无数时光以前就一心一意地等待着这句疑问。

        “我叫胜生勇利。”我想我一定在曾经,比任何人都深的爱过你。
    

【兔子出品 信白】远山之秋


———信白相关
      
       ps.李.居家好男人.白(?)出没注意,及这是一颗糖.

   

      Chapter 01 

       我被李白大人捡到的时候是一个极寒的冬天。
       视野里的色彩逐渐开始随着寒冷的加剧而消散的时候,李白大人出现在了我眼前。我只能隐约看见一头长发,然后被胡乱灌下了什么东西。等回过神来,只觉得喉管和胃里辣辣地疼起来。
        然后,我大概是被抱住了,整张脸几乎都埋在毛绒绒的什么东西里。
        那时我只隐约闻到了李白大人身上极浅的又温和的酒的香气。
        那真是好闻极了,我这么想着睡了过去。
       
       

        我是在仿佛紫砂互相摩擦般的声音中醒来的。然后草药的甘苦以及炭烟的气味一股脑地涌进了我的鼻子。
        我下意识地四处环顾,日光撮合着尘粒从窗框里静静地灌进来,似乎散发着香甜的气味。然后鸟鸣又远远地跑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迟钝了不知多久的五感似乎恢复了。
  
      “醒了?”那是十分温和的声音,与主人身上的酒香尤为相称。
        我扭头往声源望过去。
        然后我呆住了。
        声音的主人用他那双有如春日里的潭水般的眼眸凝望着我。即便饱含暖意的春花搅红了水面,但潭水却依旧无误地散发着寒气。
        纵使我身为男性,也为这样一张好看的过了头的脸恍了神。
        “把衣服脱了。”他又继续说。
        “......啊?”
        我恍惚地脱了衣服,然后李白大人利落地扳过我的身子,在我身上大大小小地残伤上抹上了他刚磨好的药汁。
        那些伤几乎好了个七八成,我意识到我大概睡了挺长的时间。
        “那个......狐狸先生,我睡了多久?”我凝视着他发顶看上去质地良好的狐耳犹疑地发问。
        “我叫李白。”他纠正我。
        “李白大人我睡了多久?”我又诚恳的问了一遍。
        “三周。”
        “哦......”
        然后他的手毫无征兆地抚上了我头顶其中的一只角。
        我的角因为我尚未成年的缘故,依旧细小甚至不怎么坚硬。
        然后我忽而意识到,它已经仅剩半截了。

        “偷跑出来的?”李白大人用手指摩挲着那角断掉后留下的截面。
        “嗯。”
        “想回去?”
        我用力地摇头。
        随即李白大人似乎叹了口气,“还疼不疼?”他的手停留在我的发顶。
        “不疼了。”我忽而觉得眼睛变得温热,却又滴不出泪来。李白大人望向我的眸子里好像盛着什么模糊不清又悲哀不已的东西,它快要摇摇欲坠的溢出来,却又始终没有。
        “我说可以下床之前给我躺着。”
        “是。”
        然后他转过身打算离开。
        “我叫优。救命之恩感激不尽。”我又叫住他。
        “嗯。”他静静地应我,然后无声地替我掩上门。
        我想着蛟之族居住的地方,想着自己断掉的角,又想到李白大人的眼神,忽而觉得疲倦厚厚地裹住了我,我又再一次昏睡了过去。

   
        李白大人大概是在等什么人。
        当我好到足以在屋子里转悠的程度之后,我见到李白大人的时间也多了起来。
        李白大人呆在家里的时间占了一天的大半,他时常搬着一张藤椅坐在阳光正好的外廊里读书。有时伏在案前写写诗文。
        他有兴致的时候也会教我写字。
        李白大人的字绝对是好看的,自由的同时又不过分张扬。即使他握着我的手教我写,事后我也学不出几分神采来。
        
        三餐几乎都是李白大人亲手做的。
        每当我吃着温热带汁的炖肉都会胡思乱想着,如果李白大人是女人的话,来向他提亲的男人估计要踏破门槛。
        李白大人时不时教我念书写字,甚至厨艺。他时常读书写字就是一整天,独自慢悠悠地斟酒品尝。
        尽管如此,我时而半夜醒来,看见李白大人独自坐在已然只剩下月光的外廊里,手边放着快要见底的酒盏。
        我又想起我刚醒过来的那天李白大人望着我的眼神来。如今那双眼眸暴露在月光下,就连那里面近乎绝望的期盼也几乎被照的透亮。

        想必李白大人是在等着谁,失落地又固执地一直等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