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帽里的兔子

【兔子出品 信白】远山之秋


———信白相关
      
       ps.李.居家好男人.白(?)出没注意,及这是一颗糖.

   

      Chapter 01 

       我被李白大人捡到的时候是一个极寒的冬天。
       视野里的色彩逐渐开始随着寒冷的加剧而消散的时候,李白大人出现在了我眼前。我只能隐约看见一头长发,然后被胡乱灌下了什么东西。等回过神来,只觉得喉管和胃里辣辣地疼起来。
        然后,我大概是被抱住了,整张脸几乎都埋在毛绒绒的什么东西里。
        那时我只隐约闻到了李白大人身上极浅的又温和的酒的香气。
        那真是好闻极了,我这么想着睡了过去。
       
       

        我是在仿佛紫砂互相摩擦般的声音中醒来的。然后草药的甘苦以及炭烟的气味一股脑地涌进了我的鼻子。
        我下意识地四处环顾,日光撮合着尘粒从窗框里静静地灌进来,似乎散发着香甜的气味。然后鸟鸣又远远地跑进了我的耳朵里。
        我迟钝了不知多久的五感似乎恢复了。
  
      “醒了?”那是十分温和的声音,与主人身上的酒香尤为相称。
        我扭头往声源望过去。
        然后我呆住了。
        声音的主人用他那双有如春日里的潭水般的眼眸凝望着我。即便饱含暖意的春花搅红了水面,但潭水却依旧无误地散发着寒气。
        纵使我身为男性,也为这样一张好看的过了头的脸恍了神。
        “把衣服脱了。”他又继续说。
        “......啊?”
        我恍惚地脱了衣服,然后李白大人利落地扳过我的身子,在我身上大大小小地残伤上抹上了他刚磨好的药汁。
        那些伤几乎好了个七八成,我意识到我大概睡了挺长的时间。
        “那个......狐狸先生,我睡了多久?”我凝视着他发顶看上去质地良好的狐耳犹疑地发问。
        “我叫李白。”他纠正我。
        “李白大人我睡了多久?”我又诚恳的问了一遍。
        “三周。”
        “哦......”
        然后他的手毫无征兆地抚上了我头顶其中的一只角。
        我的角因为我尚未成年的缘故,依旧细小甚至不怎么坚硬。
        然后我忽而意识到,它已经仅剩半截了。

        “偷跑出来的?”李白大人用手指摩挲着那角断掉后留下的截面。
        “嗯。”
        “想回去?”
        我用力地摇头。
        随即李白大人似乎叹了口气,“还疼不疼?”他的手停留在我的发顶。
        “不疼了。”我忽而觉得眼睛变得温热,却又滴不出泪来。李白大人望向我的眸子里好像盛着什么模糊不清又悲哀不已的东西,它快要摇摇欲坠的溢出来,却又始终没有。
        “我说可以下床之前给我躺着。”
        “是。”
        然后他转过身打算离开。
        “我叫优。救命之恩感激不尽。”我又叫住他。
        “嗯。”他静静地应我,然后无声地替我掩上门。
        我想着蛟之族居住的地方,想着自己断掉的角,又想到李白大人的眼神,忽而觉得疲倦厚厚地裹住了我,我又再一次昏睡了过去。

   
        李白大人大概是在等什么人。
        当我好到足以在屋子里转悠的程度之后,我见到李白大人的时间也多了起来。
        李白大人呆在家里的时间占了一天的大半,他时常搬着一张藤椅坐在阳光正好的外廊里读书。有时伏在案前写写诗文。
        他有兴致的时候也会教我写字。
        李白大人的字绝对是好看的,自由的同时又不过分张扬。即使他握着我的手教我写,事后我也学不出几分神采来。
        
        三餐几乎都是李白大人亲手做的。
        每当我吃着温热带汁的炖肉都会胡思乱想着,如果李白大人是女人的话,来向他提亲的男人估计要踏破门槛。
        李白大人时不时教我念书写字,甚至厨艺。他时常读书写字就是一整天,独自慢悠悠地斟酒品尝。
        尽管如此,我时而半夜醒来,看见李白大人独自坐在已然只剩下月光的外廊里,手边放着快要见底的酒盏。
        我又想起我刚醒过来的那天李白大人望着我的眼神来。如今那双眼眸暴露在月光下,就连那里面近乎绝望的期盼也几乎被照的透亮。

        想必李白大人是在等着谁,失落地又固执地一直等待着。

       
     

评论(5)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