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帽里的兔子

【兔子出品 生贺】雪

————致我最爱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我们依据无数太阳的运转来测定时间,
        他们以他们口袋里的小小机器来测定时间。
        那么请告诉我,
        我们要如何在同一地点同一时间相会呢?
       
       

-
       
        维克托到达机场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宽大玻璃外的长谷津已全然一副熟睡的模样。 寒冬的空气如冷绸般触碰他的鼻翼,因为期待而隐隐加速的心跳却又烧热了他的皮肤。
       
        “维克托!”一双手从后背环到腰前,那股维克托极为中意的气味占据了他的嗅觉。
    
        “勇利这么想念我,真是开心呢。”
         对方一下子如同受惊的鹿一般打算抽回手,却又被牢牢握住了。
       
       “维克托到的比想象要早......”喜悦流露于表。
     
       “这次航班没有拖延太久,而且我可是拼命地想快点见到勇利哦。”
       
        绯红色惯例地蔓延至勇利隐于黑发下的耳朵。维克托心情极好地了吻对方色泽温暖的耳垂。

        “其实......有一个地方想要带维克托去。”
        “立刻?”
        “嗯。”
       
    
        他们乘上唯一一趟夜班的巴士,穿过如夜晚的萤虫般散落的微弱灯火,经过他们曾经日复一日停留的冰场。人烟逐渐变得稀少,巴士一个转弯,扑面而来的空旷竟然如潮水般盛大。
      
        公路一点点悬高,城市匍匐在他们脚下。夜火如组装失败的星辰浮在半空,月亮却被拉得高远。冬风如鱼得水,世界却在摇摇欲坠。
        维克托有些惊喜的睁大眼。
       
        “我还没有来过这里呢。”
   
       “嗯,毕竟这边算是比较荒废了。一般来的人也少。”
     
       “勇利是想带我来看这里的景色吗?”
        
       “不是的,下了车还要走一小段。”
      
       
        水塔如拔地而起的巨树耸立在两人面前,依稀看见它遥遥顶端上缀满的星辰。
      
       “我们要爬上去?”
     
       “嗯。不过比较危险就是了。”
     
        维克托在黑暗里向勇利撇出一个轻松的笑容。
        他们踏着纤细又坚固地钢铁不紧不慢地向上爬,四下安静的只有风吟。维克托看着勇利的背影开始出神。
      
        距离他们上次见面几乎已经过了半年之久,勇利退役后意外地没有胖上太多,想必依旧坚持锻炼。
        头发大概没有好好修剪已经有些长了,同自己说话的时候却透过盖住眼眉的碎发,一如既往地用那双有着纯粹而寂静的热度的眼眸专注地凝视自己。
        每每这样,维克托就极度地想要吻他。
       
      
        他们爬过了一半的高度,灯火愈发细小却变得繁杂闪烁,高度在冲击他们的心脏却又催促他们继续。
      
        维克托看向勇利摇摇晃晃地围巾尾巴。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来长谷津的时候,异样的兴奋及新鲜感贯穿他的五官。异国的人们,不合时节的寡淡细雪,就连地铁规律的轰鸣也形同喜庆的炮响。
        他迫不及待地从束缚着自己的枷锁中逃跑,远远地打算将乏味及惶恐抛在身后。       
        一路的滑冰生涯,接踵而来的胜利让他失去了大半兴致,不断地寻求新意之后的漫漫乏味悄然而至。
       
        然后那时的维克托一眼看见了那个被转载无数的视频。
        
        那天晚上脆弱的仿佛一碰就要碎的青年,却在自己的笑容前果决的转身离去。
       
        奇妙的青年。
        如同玻璃,如同烈火,如同霜雪,又如同绝不言弃的战士。

        屏幕里的青年一副显而易见的落寞表情,身上的动作却毫不马虎。真实无比的情感充斥他的四肢,每个动作都如同火焰一般自然地迸射而出。
        他的表演里既无追求高超的技巧,也无刻意地寻求耳目一新。
        只是比任何人都简单地滑着而已。
        纯粹地纯粹地倾诉自己无处可去的爱意。
      
        那样的他,就如同花样滑冰本身。

        维克托感到心脏微微地刺痛起来,他快要记不清这种感觉了。似乎曾经他第一次登上那个洒满喝彩灯光的领奖台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感觉。
 
       那种单纯而新鲜的快乐。
       
   
       “如果我斗舞赢了的话,你就会来当我教练的吧。”
       维克托蓦地想起这句话。
       酒醉以后的青年用那双被酒精燃得清澈的眼眸毫不掩饰地凝视自己。
      
        那是维克托第一次认真看勇利的眼睛。
   
        对方的双臂牢牢缠在自己的腰上,隔着衣料依旧感觉得到热度。
       维克托莫名地明白了,那天晚上遍体凌伤的勇利任凭失败的疼痛和酒精的辛辣烧灼自己的血骨。
       然后用他最真实的唇舌对自己说。
       “来当我的教练吧。”
      
       “我答应你。”维克托望着已经有些发烫的手机屏幕兀自露出了一个柔软的笑意来。
        这个迟来的回答,我就用行动来回应你吧。
       
      
        两人总算是爬上了塔的顶端,空广的天宇拉扯着他们的思绪。脚下的长谷津以从未示人的形态铺展在他们眼前。
   
        维克托看见海浪来来去去温柔地抚弄着城市的边缘。灯火在茫茫大海中集成一股,仿佛从远古就如此。
       雪适时地落了下来,世界更加安静了,就连海鸣声也变得微弱。
     
       比起惊艳,更多的,是整个世界浑然一体的温柔。
       维克托舒服地闭上眼。

      “生日快乐。”一直一言不发的勇利忽而开口。
   
      维克托转过身来望着他。

     “你......喜欢吗?”一如既往地有些怯懦。
 
     维克托又一次凝视勇利那双他爱极了的眸子。
     然后深深地用力地吻他。
     
     勇利显然愣了几秒,然后环住维克托的脖颈,不服输地回应着。
    
  
     “太喜欢了,谢谢你。”
     声音和雪花一同落上两个人的鬓角。

    
        Ps:*节选自纪伯伦的《沙与沫》,自己略有改动。
      
        唔...长谷津的夜景其实是自己想要送给维尼的礼物,看到那么温和地景色想必会蛮开心吧。【然而自己并没有去过长谷津。因此借勇利之手送了出去,当然如果是勇利送的话维尼会更加开心吧。
        感谢久保老师让我们遇到这么美好的维勇。
        最后,祝维克托生日快乐及圣诞快乐。
        诸位圣诞快乐,感谢读到这里的你。

评论(5)

热度(31)